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怎样才能拯救中国足球?

 

刚从美国回到北京,就赶上了德国对意大利的斗决。

 

整个比赛非常好看,从整个进攻的局面看,意大利比德国多好多个角球,好多个射门,以及好多控球时间,我就觉得意大利会进球,果然到了最后两分钟,意大利进球了,并且连进两个。可惜当时没有机会赌球,如果有的话,我会狠狠赢一笔了!

 

看球过程中,在意大利进球之前,一起看的朋友中有人说:“难怪美国人不爱看足球,因为进球很少……”

 

其实,这恰恰是足球的魅力所在。这个魅力,就在这个德意大战的最后时刻绽放得无比瑰丽。由于足球这种风云突变的特性,确实能够把人从一秒钟之前绝望的深渊带入狂欢,也能把人从一秒钟之前的狂欢拖入绝望的深渊。在所有运动中,足球的这种不确定性魅力是最强烈的。

 

我对足球的这种特殊魅力好有一比:如同爱情。爱情之所以使人疯狂使人情绪动荡起伏,就在于其不确定性。而之所以有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我不喜欢这样说——但婚姻确实是胜局已定的爱情——如同意大利搞定了德国(“意大利万岁!”)——它就怎么也没有爱情足球场上那种惊心动魄的不确定性了!那一百二十分钟长时间的折磨,就为了最后两分钟爆发狂欢,然后,人们就剩下美好的回忆……

 

有博友说我怎么从来不写足球的事情?我确实看球,但实在写出不什么东西来,所以,我就不敢妄加评论,少写为佳。但昨天晚上的足球如此使我激动,使得我愿意胡诌两句。

 

我奇怪,在长达一个月的世界杯狂欢中,好像很少有人谈中国足球,似乎中国足球真的死绝了!球迷的心灵可能冷透了!

 

其实,大家不必对中国足球失望,因为我发现了一个简单的道理:要解决中国足球的问题,雇一个世界级的教练就行了!

 

但是,问题复杂在于:雇一个世界级的教练,我们得有一个像样的、有世界意识、按国际规则办事的足协。可惜我们没有。我们的足协,在雇用了世界著名教练米卢,使得中国获得唯一一次出线机会之后,居然再次回到哈恩这个不知名、无战绩的失败老路上去,使得中国球迷的热血,再次冷冻到今天。

 

我记得,上届世界杯结束之后,全国球迷在网络上表达的聘用特鲁西埃和希丁克的帖子是如此的强烈深情,真可以用“泣血”“跪求”来形容,但中国足协就是那样的强硬地蔑视民意,愚蠢透顶地请了一个后来证明给中国足球带来巨大灾难的哈恩。中国足协啊,你真厉害!

 

人们说买公司,买的就是CEO。教练就是一个球队的CEO,看看希丁克统治下的韩国、阿大利亚……一个伟大的教练,能够在全球瞩目的时刻振奋一个民族的精神,显然是毫不夸张地。搞国家,发展是硬道理,搞足球,赢球是硬道理——其余一切,什么和足协的协调问题,什么个性问题,什么价格问题(全国球迷的雄起难道不值那几十万美元的差价吗?说到底不过是足协官僚心态的发作而已!

 

在亚洲足球突飞猛进的今天,我们再也不能闭关自守,夜郎自大,画地为牢,唯我独尊了。

 

赶快寻找一个世界一流的教练,这个教练,不能凭中国足协认为好还是不好,必须是世界足球大家庭里面已经证明了自己成功的大教练!惟有这样,才能拯救中国足球!

 

1964年,中日两国还处在非正常状态,周恩来总理就亲自从日本请来了世界著名排球教练大松博文,他的魔鬼训练给后来获得世界三连冠、九连冠的中国女排带来了深远的影响。在闭关自守的60年代,周恩来就能够做到这一点。我相信今天的中国足协,同样也能够做到这一点,让中国足球,产生飞跃性发展。

 

和平崛起的中国,最好在一个地方能够用轰炸机征服世界:世界杯足球场!

 

中国足协,醒醒吧!

 

 

(懂足球的朋友们不要笑我,我只是看球看疯了头,居然也来发表意见,大家如果觉得拯救中国足球有更好的招数,请不吝赐教!足球兴亡,足协有责,让我们为足协支招!)

话题:



0

推荐

徐小平

徐小平

905篇文章 1次访问 4年前更新

1956年生于江苏泰兴,1983年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1983年至1987年,任教于北京大学;1987年至1995年,在美国、加拿大留学、定居。1996年1月回国,创建新东方咨询处,从事新东方出国咨询和人生咨询事业。2005年后淡出新东方,转做天使投资人。2011年初,成立真格基金。截至2011年末,投资了中国内地近80家初创型公司。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