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徐小平 > 徐小平:创业者有这三种能力,不管模式我都投

徐小平:创业者有这三种能力,不管模式我都投

1.我的投资哲学就是100%投人
 
◈ 吴晓波:别人评价你投资用两个词:一个叫拍脑袋,一个叫热脑袋。年轻人30分钟内不能让你嗨起来,笑起来,那你就不投了,这是真的吗?
 
◈ 徐小平:早期确实是这样,因为我是学音乐出身,在新东方做学生咨询,我是不懂投资的。
 
我们投资的决胜点就在于这个人讲的故事是否让我们激动,让我们觉得值得投,所以我们投的是理想、激情,投的是对未来的展望,至于达到未来路有多遥远,我不管,因为这是创业者的事。
 
假如说我们投资天使有什么风格,就在于对梦想的认同,这一点很重要。
 
◈ 吴晓波:其实你这个逻辑很像很多早期投资人说90%投的是人,10%投的是项目。
 
◈ 徐小平:其实我们是100%投人。我们喜欢一个创业者,尽管他做的事,他的模式得不到认同,也要投他。这是真正的投人哲学。有很多的项目,好几个独角兽都是转型一次两次三次,最后呈现出来的。
 
任何企业都是人做出来的,任何企业一定会经历转型、失败、挫折。最终能够站在废墟上重新崛起的,就是创业者。
 
◈ 吴晓波:所以做天使投资人心态要非常好。
 
◈ 徐小平:这个问题引发了我对自己的定位,也许我是捕风者,我不捉影,我捕风,捕的是未来的风,未来中国新经济浩荡的金风。
 
◈ 吴晓波:你觉得优秀创业者有什么特质?
 
◈ 徐小平:我们投人的时候看三个能力,学历、经历和魅力。虽然三者都很重要,但如果现在让我指出哪一点最重要的话,我可以说与创业相关的“经历”最重要。经历不仅是一般人理解的experience,更是英语里的“know how”,即知道怎么做。
 
2.我是支持大学生创业的
 
◈ 吴晓波:像在《星期天》里写的焦虑和现代年轻人的焦虑,你认为有什么区别?或者谁更高级?
 
◈ 徐小平:我们那个年代的焦虑更抽象,八十年代是一个思想解放的时代,是一个国家寻找方向的时代,个人也在寻找大方向,所以说实话,那种抽象哲学的思考,不一定高级。
 
如今的年轻人的焦虑更具体:就业、求偶、交友、定居,反而是一种永恒的、终极的。每个人能够迅速地通过徘徊、迷茫、焦灼、探索,最终找到人生的方向和归宿。
 
◈ 吴晓波:大学生创业没有任何的经验,就像一帮青年军脖子上挂了一个奶瓶,就冲到火线上去,你不觉得吗?
 
◈ 徐小平:现在的年轻人创业,他们有着清晰明朗的商业意识,要把知识变成金钱、要把创意变成产品、把野心变成价值。这是一种宝贵的思维方式,也是一种“know-how”。
 
创业有成功,有失败。失败本身就是一种经历,一种历练。让大学生在创业中学习、成长,有什么不好?我是支持大学生创业的。
 
美国的五大科技公司,所谓的FAAMG,有四家都是大学生创业创出来的。大学生该不该创业的问题,我愿意争论,因为争论到最后对大学生有好处。
 
◈ 吴晓波:大学生创业第一没经验,第二不怕死。他们是盲目乐观主义者,绝大多数都不是悲观主义者?
 
◈ 徐小平:假如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可以做一番事业,这个时代最重要的乐观主义就会燃遍中国大地。
 
3.如果有中国奇迹,我们就是奇迹的参与者
 
◈ 吴晓波:你觉得音乐激情基因和做新东方阅历跟你的投资之间有多大的关系?
 
◈ 徐小平:以音乐为核心的知识积累让我对人性的把握,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交流,处理得无与伦比的。新东方的经历又使得我拥有了一般的投资人没有的东西——我既是一个创业者,又是一个企业家。
 
◈ 吴晓波:从1978年考大学一路走过来一晃也四十年了,其实也就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四十年,如果回望过去,你最大的感慨是什么?
 
◈ 徐小平:我是一个极其幸运的人:在青春黯淡之时,高考开放了,我上了大学;在看不清人生路时,获得去美国留学的签证;创业惨败回到加拿大,俞敏洪及时出现,让我拥抱了中国机会;新东方上市后,我离开了管理岗位,一时间无事可干,陷入了新的迷茫;这时候新东方学成回国创业的学生来找我,我又开始了天使投资的事业,找到了新的人生激情。
 
所以我的每一步都跟着中国的改革开放在进步,我赶上了中国突飞猛进的时代,如果有中国奇迹,我就是这个奇迹的参与者。
 
文章来源:“吴晓波频道”微信公众号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