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写不出像样的东西,写点不像样的东西。

 

昨天下午约了亚哲出来喝咖啡。地点是在新东方大楼附近的新浪大楼。那里有一家咖啡厅叫“百怡”。百怡是加拿大品牌,在温哥华有好多家。一位叫白宁的朋友把它从加拿大带到了中国,短时间在国内也发展了很多连锁店。因为是加拿大品牌,加拿大使馆里面甚至开设了一家。

 

咖啡心情

 

                 (大乐儿漫画)

 

新浪楼下的百怡因为靠近新东方大楼,所以我经常光顾。每次去新东方,我必定拐在那里买一大杯美式咖啡,加奶不加糖,带到新东方去enjoy我也经常在那里和一些朋友见面。有一次在那里商量《仙人指路》的事情,和书商、新浪朋友们、以及编辑、助手好几波朋友见面,各式咖啡喝掉十几杯,账单打出来好几百块钱。

 

昨天我照例要了一杯美式咖啡。咖啡端上来时,我发现没有加奶,于是让小姐给我加点奶精或者牛奶或者cream,什么都可以。没想到小姐说:“我们这里的咖啡就是黑咖啡,如果加奶,需要另外加三元钱!”

 

我以为我误解了小姐的意思,就连续问了她三遍,小姐非常肯定确定以及一定地告诉我:咖啡如果要加奶的话,需要另加三元钱。

 

我说:“我可是常常来这里喝咖啡的,我不记得你们要这么收费的!”

 

小姐说:“我不知道,反正现在要收。”

 

我说:“我可认识你们百怡中国的大老板白宁,他知道这个事情吗?”我想任何一个有基本常识的老板不会做这种驱逐顾客的事情。

 

小姐说:“我们是加盟店!”(言下之意:谁也管不着我们)。

 

这个政策使我感到无限别扭,实在无法理解。咖啡加糖或加奶,是喝咖啡的基本要素,它们是咖啡的吉祥三宝,把他们分开卖,另行收费,如同卖花的要对花香另外收费一样,是匪夷所思的行为。

 

喝遍古今中外的咖啡,这是我第一次碰到卖咖啡要另外付费加奶的店家。我在惊讶之后马上感到很扫兴,咖啡店里本来洋溢着的那点小资情调荡然无存,和亚哲下午喝咖啡的好心情,也就随着这个奶精另外收费的政策变得又苦又涩。

 

我给了小姐三元钱,她在我的咖啡里加了奶。我喝完这杯百怡最后的咖啡,如同跳完巴黎最后的探戈,上完都德最后的一课,我知道自己从此再也不会来这里了。

 

离开新浪大楼的大厅,看见咖啡厅里坐着满满当当的客人,又想起自己曾经是多么喜欢这里,但今后我将不能再来,不禁有点伤感!

 

我曾经写过一篇博文,记述我在洛杉矶旅馆楼下有一间星吧克咖啡,每晚入睡前,想到明天早晨一醒来就可以到楼下买一杯香捧捧的星吧克咖啡,于是就满心喜悦,枕着咖啡香味甜密入梦……

 

很多时候,幸福生活,快乐心情,就是由这些小东西组成。所谓客户体验,决定了一个生意生死存亡的关键。一杯星吧克咖啡二十几元人民币,在美国是两三美元,如果自己买星吧克咖啡豆磨粉回家自己煮,二十几元大概可以煮十几杯。但人们宁可花十几倍的钱蜂拥而至星吧克,买的就是那种愉悦的感觉和快乐的体验。

 

哪有商家故意破坏顾客美好感觉和幸福体验的?昨天我算是遇到了一则经典。想到本来那么好的地方我再也不能去了,忧伤再次袭来……

 

 

博友付老师评论:

 

咖啡还算好,人们还有选择的权力,但是一些垄断行业你想不用都不行,比如移动和联通的双向收费和漫游费在其他国家都是不可想象的。

 

这才是我这篇文章的主题啊,谢谢“付老师”。

 

 

话题:



0

推荐

徐小平

徐小平

905篇文章 1次访问 4年前更新

1956年生于江苏泰兴,1983年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1983年至1987年,任教于北京大学;1987年至1995年,在美国、加拿大留学、定居。1996年1月回国,创建新东方咨询处,从事新东方出国咨询和人生咨询事业。2005年后淡出新东方,转做天使投资人。2011年初,成立真格基金。截至2011年末,投资了中国内地近80家初创型公司。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