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小平同志 > 和年轻同事的一次对话

和年轻同事的一次对话

圣诞节过后,元旦前两天,一个叫丛蜀的新东方老师给我写信。他说虽然自己才24岁,但什么都有了:在清华读物理博士、在新东方教书挣钱、学生反映很好,声誉不错。但依然觉得前途渺茫,人生迷惘 ,时不时有些无名的痛苦,希望能够和我交流交流。
 
我立即把电话打过去。这类通话,对我是一次非常普通的交流,天天发生。
 
我问:“既然你什么都有了,你到底有什么问题?”
 
说了半天我才明白,原来丛蜀不喜欢物理,不想从事自己的物理专业。一想到还有五年时间才能拿到这个物理学博士学位,对这五年寒窗生涯不寒而栗。
 
他想搞教育。先在新东方教书,育人挣钱,挣钱育人。然后像他的许多同事一样,干上三五年有了足够的资金,再去哈佛耶鲁哥伦比亚读MBA、MPA、PHD、or教育管理硕士。
 
我说:“你真的不想搞物理吗?”
 
他说:“真的不想。我是被中学保送读大学物理的,但发现自己一直不喜欢它,所以为了找出路,就歪打正着成了新东方老师。我发现我还是喜欢教育。”
 
我说:“既然这样,那你为什么还要随波逐流地考研?”
 
他说:“我没考——都是狗日的保研!”
 
我说:“那你为什么像浮萍接受波浪一样接受保研?”
 
他说:“Well, 说实话有些事情并不都是自己能够做主的,徐老师……”
 
丛蜀语气中露出了无奈。
 
我理解他。但我还是说:“Well,选择决定结果,结果就是命运。不要以‘自己不能做主’ 来开脱自己的责任,因为最终承担选择后果的人就是你自己。
 
“选择决定命运——俞敏洪选择离开北大创建新东方,王强选择离开美国贝尔实验室回到新东方,包凡一选择离开加拿大通用汽车回到新东方、周成刚选择离开英国BBC广播公司回到新东方……这些都是选择的结果,都是响应时代召唤、激流勇转、接受变化、自主选择的成功……上述几位同事的选择,我保证,都是顶住一切压力自主选择的结果!”
 
“哦,这些故事我都知道,但集中起来一讲,还挺有启发的。那徐老师你呢?你是怎么回来的?”
 
“我?我在加拿大的公司其实也挺伟大的,也是世界五百强——加拿大必胜客!尽管我的职务小了一点,送饼员,pizza delivery!虽然那样送下去,也可能送成必胜客总裁(至少弄个店长什么的当当)。但我对比萨饼的期待,似乎不在送给人吃,而在人送来吃。所以俞敏洪一来加拿大,我就决定加入新东方——新东方,语言就是力量!尽管我是世界一流送饼师,擅长开车与找路,但我更擅长更喜欢使用语言和思想啊!

“在送与吃之间,我选择吃。在说与做之间,我选择说。在爱与恨之间,我选择爱。在必胜客与新东方之间,我选择新东方。1996年的新东方,远远不如必胜客那么有名有钱有香有至高至尊,但我选择了我的爱,我选择了我的梦,我选择了我的激情所在,我选择了我的擅长……”
 
“你爱教育,你恨物理,你就应该选择教育。你渴望继续教下去,放弃研究生,你就应该听从你的渴望。所以……”
 
“所以什么?快说!”丛蜀打断我的话,迫不及待。
 
“所以退学——立即就退学!今天就退学!明天来找老俞报道,告诉老俞你退学了,未来五年,交给新东方,交给新东方的学生,报酬嘛,你看着给吧……(这里不要明说,但伸出手来,让拇指和中指做急促摩擦状。)多少新东方名师,你的前辈和同事,都是这么成功的啊!”
 
瞧我的咨询多么细致入微,谆谆善诱。
 
丛蜀在电话那头再次沉默。我说:“你还在吗?如果你怕不会点钱,到时候我来帮你点。”
 
丛蜀原来在那边喘气,喘了半天说:“徐老师,你说到我的心上了,我想的就是退学!”
 
我说:“那你为什么说你‘什么都有了’?其实你什么都没有。研究生对于你实际是一种负担——飞机超载,装载着灾难;人生过负,预示着麻烦。既然你不喜欢物理,你就应该迅速放弃,相当于飞机恢复它的载重平衡,达到最佳飞行状态。赶快退学,TNNe!
 
“物理,是人类智慧的精华,是知识王国的皇冠。物理之中有核能,物理之中有纳米,物理之中有面包,物理之中有大礼——上帝最后一个大礼,不就给了你们系导师、诺贝尔物理奖得主杨振宁博士吗!?物理是一种理想,一种真理。虽然在新东方教书,也是一种理想,也是一种真理。你要做的,无非是选择而已啊……
 
从蜀在电话中怯怯的问:“难道我的选择就只有退学一条路吗?”
 
“当然……你会唱卡拉OK吗?”
 
“会呀?”
 
“会唱卡拉OK,就应该知道那首歌:明明白白你的心——教书;渴望一份真感情——老俞;曾经为爱伤透了心——物理;为什么读研的噩梦不能醒——退学!”
 
音乐停。
 
我继续说:“退学对其他人也许有坏处,有风险,但退学对你,肯定没有坏处,只有好处。我以人格担保,毕竟你已经是我的同事了啊,我能害你吗?”
 
咨询做到这个份上,丛蜀还能再要求什么!
 
我想我的咨询成功了,又策划了一个人逃离学历至上的陷阱、又拔出了一个陷入教育专制泥泞的青年!
 
耶!过年啦!有礼啦!上帝在2005年底丛蜀这个男生送给我做新年到来的成就感!我感激上帝。
 
丛蜀又没了声音。半晌没说话。
 
“喂,喂,你还在吗?”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担心地问。
 
我听出丛蜀又在喘气,我知道他又有什么大问题要提出来。我的心,准备着迎接挑战!
 
他说:“唉,徐老师,我还以为你能提出什么新鲜的建议来的呢?退学这条路我想过无数遍,但行不通!我爸爸妈妈绝对不会同意的!”
 
我知道他会这么说,于是我问:“你多大了?二十四?我以为你是十四岁呢!上帝给你这么大的年龄是让你独立的,而不是让你从属的。退学、退学、退学、退TNNe学!……”
 
丛蜀打断我:“徐老师,你不知道,如果我退学的话,我爸爸妈妈就会绝食、上吊、自杀、纵火……撞击世贸双子楼、爆炸伦敦地下铁、策划袭击巴厘岛、引发亚洲Tsunami……
 
“什么苏纳米?你爸爸妈妈也是搞物理的吗?”我知道这个词,但明知故问。
 
“哦,对不起,徐老师,Tsunami就是海啸的意思。”
 
这次轮到我沉默了。
 
但是我想起了新东方历史传奇之一。新东方精神的力量就在这里,可以活学活用,急用先学的。
 
我问:“你知道俞老师离开北大时,他母亲也说过‘你从北大辞职我就自杀’吗?”
 
“电视上演过的,谁都知道啊!”
 
“如果俞老师听了他母亲的话,今天还有新东方吗?”
 
“徐老师,我知道你的意思!”丛蜀激动万分,醍醐灌顶地说。
 
“知道就好。而且俞老师母亲至今还幸福地活着,越活越年轻!”
 
丛蜀结结巴巴地说:“徐老师,但是……”
 
“没有‘但是’,只有选择。你的问题解决了。新年快乐。再见!”
 
再见!
 
莎扬娜拉!
 
拜拜!
 
886!
 
丛蜀,新东方见!
 
丛蜀,新中国见!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