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徐小平 > 中年职业妇女要不要辞职去上海

中年职业妇女要不要辞职去上海

把“事业编制”数字化,把“家庭价值”崇高化


“徐老师,我是一家省级电台的主持人,因为爱人在上海工作,孩子在上海上学,再加上上海的开放深深吸引着我,我也想去上海发展,但是也许会放弃事业编制,我很犹豫,因为事业编制毕竟有保障,这种放弃是否值得?想听听您的意见!”

 

一个女人,一个人到中年的职业妇女,一个在事业上有所成就的省级电台主持人,为了和生活在另外一个城市的丈夫孩子团聚,放弃现有的事业、以及相关的“事业编制”是否值得?

 

最好的辞职,是在已经有了新的接受单位之后,再放弃现有的位置。这是最最安全和甜蜜的辞职。但人生往往并不总是这样如意和简单,有时候,旧的已去,新的不来。这是最难的选择。

 

怎么办?

 

我的基本观点是,家庭价值高于一切价值。为了夫妻团聚和家庭幸福,什么身外之物都可以抛弃。但家庭幸福,本身就包含着婚姻双方的就业状况、社会身份、收入水平、自我感觉self-esteem等等这些幸福要素,如果你贸然行事,不考虑行动的后果,一旦失去这些幸福要素时,你就很可能会失去幸福家庭。

 

所以,我愿意在这里把我处理这些复杂问题的价值原则和思维方式写出来,以帮助更多人在处理这些棘手问题时,多一份参照。

 

我的思维方式其实也比较简单:无非把你要舍弃的,和你可能得到的进行量化性类比。对这位女士而言,就是把你的现在“事业编制”的价值和你去上海有可能创造的价值来比,这样一比,这个看似非常难的决定就会水落石出。

 

1,  比职业发展。到了你这个状态,辞职后最重要的不是能够挣多少钱,而是能否获得个人事业上的满足感。你去上海,获得同等职业成就及成就感(这是两回事)的可能性有多大?多年在这个领域奋斗,你总会在行业内有一些朋友熟人、知道自己到上海之后的竞争力。对你而言——或对任何一个已经拥有了自己经济基础和事业基础的中年人而言——职业满足感,将超越金钱,决定你抛弃现状、进军上海之后的幸福感和欣慰感——欣慰自己做了一个好决定。

2,  比经济收入。你想抛弃但又舍不得的“事业编制”,本质上是一系列可以用数字表达的利益。比如:工资、奖金、年终奖、公费医疗、住房补贴、用车补贴、以及退休后的退休金等等……去了上海,在继续自己事业发展的同时,你的经济收入会有什么预期?预期,而不是期待。期待是主观需求,预期是现实可能。

3,  比幸福感受。上述两笔账算清楚之后,必须加上家庭团聚这笔“幸福收入”。家庭团聚,和自己最爱的、最亲的、最重要的人们在一起,和配偶厮磨,和儿子纠缠,共创家庭幸福生活,其本身价值无限。为了这个目标,前面两个指标哪怕低一点——再低一点——也是值得的!

 

这就是我要给你的思维方式:把“事业编制”数字化而不要感情化。因为,当你把“事业编制”感情化,你对这个“编制”就永远难舍难分;当你把它数字化,它马上就变成一堆冷冰冰可以轻易置换的金钱数目,这样做似乎有点冷冰冰、金钱至上,但实际上,这离你寻求的真理——是否放弃编制——就去伪存真,就近在咫尺。

 

极而言之,只要老公的收入足以养家,你放弃编制回归家庭,哪怕自己什么都不做,也是值得的,而且物超所值。君不闻:“我愿抛弃了编制,跟他去沪上……”沪上是否有十里洋场不重要,最重要的是,那里有你的丈夫、你的孩子、你人生最宝贵而且永远无法量化数字化的幸福资产!


当然,还有你信中流露的想去上海“发展”的冲动。其实这又是一个同等重要的话题——在机会面前,是选择唾手可得但形同鸡肋的既得利益、还是选择具有风险但无限风光的事业高峰?这是另外一个话题,我的观点其实也是一个重复过很多次的观点:人生能有几次博?在仔细评估并确认自己能够承受的后果之后,放手一搏,纵身一跳,这一博和一跳的慢动作,其实就是人生最精彩的瞬间,将值得你一生反复回放!


啊,人生的选择啊,有时候那么艰难,有时候又那么容易。关键在于,你最珍重的是什么?这就是所谓的“价值观”——在许多价值之间,那个价值最重要!


“亲爱的徐老师,我就是给您发信的那位女士,看完您的文章,我获得无穷力量,谢谢您对我贴心的指导,您每一句话都说到了我心里,我现在正在卖房子,马上启程前往上海,开始全新的、另一段人生……”

我祝福你一路顺风!


推荐 0